今天是2019年12月16日 防城港市纪检监察网欢迎您!
刘永福
来源:市纪委宣传部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6-09-27 浏览量:12141

刘永福
拼音:liúyǒng fú
 
同义词条:渊亭,刘义
 
刘永福
刘永福
 
  刘永福(1837年—1917年),原名建业,字渊亭,排行第二,俗名刘二,时人尊称为刘义,祖籍博白东平,生于防城小峰,长在上思平福。汉族,广东钦州(今属广西)人,8岁时,随父流亡到广西南部的上思县。13岁起在左江当船工,又曾一度流浪到越南芒街做工,备受困苦。刘永福是黑旗军的创建者,是农民出身的杰出军事家、政治活动家。在19世纪发生的援越抗法、中法战争和中日甲午战争中,率部与帝国主义侵略者进行了殊死的战斗,建立了卓越的功勋,成为我国近代史上著名的民族英雄,为后世所景仰和垂念。 
 
 

 

人物生平
 
  1915年,面对袁世凯与日本人签订的旨在灭亡中国的“二十一条”,刘永福拍案而起,上书袁世凯表示强烈反对,要求以79岁的高龄北上与宿敌决一死战。但在袁世凯的卖国政策下,刘永福的抗敌愿望只能化为泡影。为此,刘永福终日郁郁不乐。
 
  晚年的刘永福积极探索救国救民之道,并受孙中山“三民主义”的影响,加入了同盟会,还在“三宣堂”设立了书堂,让小孩读书识字,并经常给孩子们讲抗法抗倭的故事,培养孩子们的爱国志气。
 
    1917年,经历了国家与民族忧患的刘永福在极度悲愤中磕然长逝,享年80岁。
 
 “中华民国”第一任总统孙中山先生曾说过:“余少小即钦慕我国民族英雄黑旗刘永福。”
 
  刘永福还有一个人格上的闪光点,那就是淡泊名利。当时,清政府和台湾地方政府都要给他加官晋爵,可他却一一婉拒了;直至后来,考虑到时局的需要,他才不得已接受了淸政府任命的“越南总督”一职。

 

刘永福与黑旗军
 
  刘永福兄弟于1857年(咸丰七年)蓄发加入天地会,投身于农民起义的行列,走上反抗压迫剥削的道路。最初刘永福在天地会首领吴凌云的部属郑三手下任先锋。他率部打垮巫必灵为首的地主武装,队伍迅速扩大。后来,清朝政府在围攻太平天国天京的同时,也加紧对广西农民起义军的“清剿”,吴凌云壮烈牺牲。1866年,刘永福带领二百余人同吴业终(吴鲲)汇合,经过扩充整编,组成一个旗,刘永福被任为旗头。由于刘永福“胆艺过人,重信爱士”,深得部下爱戴和拥护,不久就成为吴亚终农民军中坐第三把交椅的“三哥头”。刘水福着手操练士兵,整肃纪律,选择人才,统一军令。当时他扎营于归顺州(今靖西)安德圩的北帝庙,看见北帝神像傍边的周公像手执着一面绘有“北斗七星”图案、镶有狗牙白边的黑色三角旗,就仿造黑旗作自为己队伍的旗帜。从此以后,这支队伍就常举黑旗作战,人们称之为黑旗军。
 
  1867年秋,清朝政府派广西提督冯子材调集重兵进剩桂西南农民军,拉网扫荡。农民军伤亡惨重,军需粮饷难以为继。加上这支队伍的首领关亚终、黄崇英及刘永福意见不一,只得分道扬镳,各自率领所部转移到越南。吴业终进入北宁后在清兵追击中牺牲;黄崇英盘踞河阳(河江市);刘永福带领黑旗车二百余人,从归顺州的波斗翻越崎岖的大岭进入越南苏圩。此后又不断扩展地盘,据有安礼、高平、左大、六安等地,直至把势力伸展到与云南隔河相望的保胜(老街)。并以保胜至河阳广阔的河谷平原和深山密林为根据地。“开辟山林,聚众耕牧”安定民心,自耕自养,积蓄力量。当时面临最大的难题就是盗匪猖厥,残害无辜。1869年,刘水福剪除了白苗土霸盘文义匪帮,此举深得当地群众拥护。1870年,刘永福又率部进剿称霸保胜的匪酋何均昌,恶战数月,终于消灭何匪,从而控制了保胜附近十余个州县。接着又马不停蹄,乘胜进击,同勾结法国殖民者的黄崇英黄旗军进行激烈的战斗。黑旗军协同越军和清军三方面配合,“包围合击”,经过四、五年艰苦清剿,黄崇英部就歼。从此越南北圻出现“烽烟不警,鸡犬无惊”的安定局面。越南人民赞誉不绝,有口皆碑。

 

刘永福抗击法军
 
  刘永福举义之日,正值越南多难之秋,内忧外患,国无宁日。法国侵略者妄想把越南变成其殖民地,采用蚕食鲸吞的手段,不断发动侵略战争,强迫赔款割地。1867年法国侵略者强行侵占了越南的南半部之后,就疯狂地发动对越南北部进攻,梦想灭亡越南,进而从西南入侵中国,建立一个所谓“伟大的法兰西东方帝国”。那时,越南阮氏王朝“政令酷虐,民不聊生”弄得田园荒芜,衰微破败,面对法国的侵略,只好采取屈辱求和,妥协投降的态度。
刘永福
刘永福
 
  1873年11月,法国殖民主义急先锋堵布益企图以武力打通红河,搜刮我国云南矿产资源、开辟进入西南腹地新商路的阴谋受阻后,法国当局派安邺带兵一百八十名和两艘炮舰于11月20日晨突然轰击河内,越南总督阮氏知方奋起抵抗。但武器差劣,士气不振,不堪一击。法国侵略军配备有最新式的精良武器,诸如来福快枪、卡乞开司机关枪、开花弹大炮等。安邺命令轮流开机关枪扫射,发炮轰击城墙。阮知方的儿子阮林在城头被炸毙,阮知方受伤被俘,拒医绝食而死,以示不屈。越王迫不得己,派人分别往谅山和保胜请求清朝政府出兵援助。但清军无动于衷,只有刘永福见义勇为,挺身抗暴,亲自率军二千,翻越宣光大岭,日夜兼程,南下抗法。12月21日黑旗军在河内郊外罗池与安邺殖民军正式开战。法军按照步兵战术,排好一字雁队,分前后两排,前排鹅步持枪瞄准射击,后蹲跪填装弹药,轮番射击,交替前进。刘永福传令全军沉着应战,先派出一部分兵力,向左右两侧运动,猫腰跃进,迂回包围;接着又出动敢死队正面迎敌,接火后洋装败退,诱敌深入伏击圈。法军大摇大摆直上。黑旗军放下米袋,装上刺刀,霎时间伏兵四起,杀声震天,展开惨烈的血刃战,打得法军抱头鼠窜,败不成阵,争先恐后缩回河内城。黑旗军的先锋营吴凤典横冲直砍,如入无人之境,尾追安邺,击毙这个不可一世的战争狂人,其部属百余人办成了刀下鬼。这一仗缴获枪械百余枝,弹药一批,取得“诱斩安邺,覆其全军”的大捷。法军被逼退出河内,这是刘永福捍卫国疆,支援友邦抗法的首次战功。越王擢升刘永福为三宣副督,又赐印信一颗,文曰:“山西、兴化、宣光副提督英勇将军印”,以彰表功绩,并命刘永福扼守红河两岸。 

  河内首战全胜,越南境内稍得粗安,推迟了法国殖民者并吞越南,觊觎中国的日程。但事隔十年之后,法国国会于1883年拨款五百五十万法郎作侵越经费,任命殖民头子李威利为侵略军总司令,率领法军二千人先后攻占河内和南定。接着又分兵进犯越南国都顺化及北宁、山西,局势岌岌可危。越军望风披靡,清军观望不前。刘永福满怀“为越南平寇,为祖国屏边”的宏愿,于5月6日率领黑旗军三千挺进河内,会同越军把河内城围得水泄不通,并且发挥近战、夜战的优势,诱敌深入,进行短兵相接的肉搏战,先下令大刀队执行巧计引敌上钩的战术。法军冲杀出城,黑旗军大刀队纷纷扑地卧倒,速将预备好的猪血、朱砂涂在身上,假装战死。待法军呼啸而过后,猛然翻身跃起,使敌兵腹背受敌,陷入重围,枪炮已不起作用,被砍得人头滚地,鬼哭狼嚎。法军统帅李威利也被大刀队剁成肉饼。这一仗打死敌军七画将军总司令李威利和五画校官副司令韦医(注:军装袖口镶白边,画多则官大)及以下军官三十余名,打死法兵二百多名,夺得军械弹药无数。这就是举世闻名的纸桥之役。越王为了表彰刘永福纸桥大捷的军功,晋升他为三宣提督,加赐一等义勇男的爵号
 
   法军惨败的消息传到巴黎,法国当局惊慌失措,但又不肯善罢甘休。任命孤拔为司令统率兵舰四艘,陆军三千,再次侵犯越南。他们分兵两路:一路由孤拔指挥,再度进攻国都顺化;一路由波特指挥,进攻北圻黑旗军。时值越王阮福时病殁,发生内讧,无力攘外。法国殖民者强迫越南政府签订卖国的《顺化条约》。刘永福面对法国殖民者野蛮的行径,义惯填膺,指出:殖民者“不独虐越,实欺中国”。立誓坚决“为中国捍蔽边疆”,“为越南剿平敌寇”。1883年夏秋之际,刘永福率部与法军进行了空前激烈的怀德之战。黑旗军武器差劣,新式的后膛快枪和开花弹大炮为数甚少,大部分是简陋的粉枪、急枪、铁炮,还有部分大刀、长矛。法国侵略军“船坚炮利”,一式全新的枪炮,水上还有铁壳舰。但经过一场恶战,波特还是吃了败仗。他为了挽回面子,使出了极其阴险毒辣,惨无人道的伎俩,深夜炸崩河堤,使怀德府方圆数百里顿成泽国。在这万分危急关头,越南群众撑来一批木船、竹筏,把黑旗军救护至地势高亢的丹凤。

  八月底,波特又率领侵略军三、四千,配备军舰十一艘,大木船九艘,水陆两路进犯丹凤县。刘永福派黄守忠、邓士昌紧急带队前去迎敌,两军在堤围上发生遭遇战。基围内水深没顶,河堤狭窄,弹雨密集,法国兵舰又从江面发炮轰击,黑旗军前后受敌,形势靠常危急。刘永福派人向清军求援,但清军按兵不动,催促多次才派来两营兵力支援,调拨子弹一万发。双方血战三日三夜,黑旗军艰苦卓绝,不吃饭、不睡觉、不休息,而转守为攻。“是役歼灭法兵亦以千计”。正在这时,孤拔在东线战场不费吹灰之力攻陷顺化,强迫越南政府在《顺化条约》上签字生效,包括开放红河和割让保胜给法国,责令刘永福退兵。刘永福满腔怨愤,只好退守山西。
 
   山西是越南北部一个军事要地。刘永福为了确保山西,收复失地,命令部属急造木排、竹筏拦江,截阻法军从河内来的兵舰;又部署在河岸修筑炮台。每隔十丈置一门铁炮;还抢修加固城墙和在周围筑起五重木棚,东、西、南、北四个门分兵把守,在城头上加强巡逻戒备。城内除黑旗军三千人外,还有张永清的清军和黄炎佐的越军。1883年12月11日,法军出动兵舰十二艘,板船四十艘,弹药车五百辆,水陆并进气势汹汹地向山西杀来。刘永福率领部众冒着枪林弹雨,沥血鏖战。但由于城外一炮台陷敌,西门城墙被法军炸塌,越奸阮廷润等叛国投敌,其余越军亦贪生怕死,穿上白衣,打开城门投降。协防的清军也望风逃遁。山西遂于12月26日沦陷。 

  援越清军畏法如虎,苟且偷安相继退出北宁、山西、宣光等重镇,龟缩广西边境。1884年,法国派海军舰队突然袭击我国福建马尾军港和船厂,清朝政府被迫下令正式对法宣战。同年8月清政府封刘永福为记名提督并赏戴花翎。中法战争进入紧张阶段。刘永福先后派人回博白招募壮丁数百人扩充黑旗军。1885年1月黑旗军与援越清军包围了宣光法军。刘永福在离宣光十余里的左育驻扎重兵,并用竹排、木筏拦河拒守。断绝法军运送粮械接济。宣光守敌被围月余,成为瓮中之鳖,危在旦夕,遂向河内法国全权大臣寄信救援,说:“宣光被围,弹药将尽,速派兵援。”刘永福断定河内法军总部得悉,必派援兵,且取道左育,便选择在左育附近野茅丛生的大荒坡,埋下大批炸药,铺上草皮伪装坟墓,准备一举歼灭敌人。一天,法军援兵从太原向宣光张牙舞爪地冲来,待敌人进入伏击地段时,黑旗军拉发火引,一阵震天巨响,山崩地裂,硝烟冲天,法军被炸死炸伤四、五百人,其中军官二十多人,伪军死伤不计其数。法军吃了苦头,咬牙切齿施以报复,利用密集炮火轮番射击,组织兵力猛烈冲锋;宣光城内法军乘机反扑,黑旗军力不能支,宣光之围被解,黑旗军退守临洮。 

  1885年3月23日,法军进犯临洮。刘永福联络奉命抗法的滇军和越南义勇队,共同阻击来犯之敌。鏖战一日两夜,敌军精疲力竭,死伤惨重,只得黑夜潜逃。刘永福挥师乘胜进击,连克临洮府和广威府等十余个州县有力地策应了东路抗法清军,转败为胜。冯子材在镇南关大败法军,还光复谅山、高平等重镇,扭转了战局,打击了法国侵略者的嚣张气焰。但由于越南王朝和清朝政府腐败昏庸,同年4月19日宣布停战,前方将士忍气罢兵。

  刘永福在援越抗法战争中英勇不屈,身经百战,取得了辉煌战果,使法国侵略者和中国投降派极端仇视和不安,一心要把他剪除。清朝政府为了逼刘永福率部回国,一个月内就连下九次上谕,采取胁迫利诱,恩威兼施的手法,赐予刘永福“依博德恩巴图鲁”和“三代一品封典”的荣誉。越南人民得知刘永福要离越归国,远道赶来挽留。后来,黑旗军有部分人员不愿回国,留下来参加当地抗法义勇队;有部分人散落各地成为华侨或越籍华人。1885年8月刘永福带领黑旗军三千人从保胜启程入云南省文山县南溪,于同年11月抵南宁。清朝政府又以种种借口裁减了一千五百人。同年12月刘永福奉令带领黑旗军一千五百人顺水东下,直抵广州,扎驻于燕圹,又被张之洞裁减去一千人。最后黑旗军旧部在刘永福身边只剩三、四百人。1886年春清朝政府委任刘永福为闽粤南澳镇总兵。

 

永福台湾抗日
 
  1894年7月,甲午中日战争爆发,台湾地位十分重要。清政府命刘永福赴台湾帮巡抚邵友濂办理防务。八月,刘永福率黑旗军赴台北,后又奉命驻守台南,并先后在潮汕、台湾等地招募新兵,将黑旗军扩充至八营,决心为保卫台湾血战到底。

   1895年4月,请政府战败求和,与日本签订了《马关条约》,把台湾、澎湖列岛割给日本。为了逼使台湾人民投降,日本派北白川能久亲王率领日军主力近卫师团,于5月27日从冲绳出发,分兵两路进攻台湾。其中一路日军从貂角强行登陆,攻占基隆。接着,又进犯台北,这时,曾发誓死守台湾的巡抚唐景崧等人畏日如虎纷纷逃回大陆。6月7日台北陷敌,林朝栋亦相继逃命内渡。台中空虚,台南形势紧迫。刘永福在台南草拟《盟的书》,发出联合抗日的号召,表示为保卫国土“万死不辞”,“纵使片土之剩,一线之延,亦应全保,不命倭得”。6月28日,台南地方绅民推举刘永福为台湾民主国总统,领导抗日斗争。刘永福坚辞不受,仍以帮办之职,统率防军与台湾义军抗敌保台。
 
  日军攻占台北之后,随即南侵新竹。新竹内负崇山,外濒大海,为台中门户和战略要地。刘永福令副将杨紫云统率新楚军会同台湾生员吴汤兴、姜绍祖、徐骧等领导的义军据险而战,大量杀伤敌人。6月下旬,由于义军军械不继,粮食断绝,新竹陷入敌手。 

  1895年8月中旬,战争转入台中。为了保卫彰化,黑旗军和台湾义军在大甲溪一带同敌人展开激战。黑军在大甲溪南岸设伏狙击,静待日军靠岸,突然四出截堵、日军仓惶北渡,刚回渡至河中间,徐骧指挥义军猛烈冲杀,日军船只被打沉冲翻,纷纷落水淹死,岸上的日军四散逃遁。这一仗,抗日义军取得全胜,缴获敌军枪械甚多。后来,日军不甘心失败收买奸细带路,偷袭黑旗军后路,大甲溪遂为日军所占据。

  大甲溪失守后,日军步步进逼,又靠优势兵力攻占台中等地。刘永福的部将吴彭年率军退守彰化。8月28日,日军以优势兵力进攻彰化城北的八卦山。吴彭年带领士兵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战,击毙日本号称最精锐的近卫师团一千余人,打死少将山根信成。在这场悲壮的血战中,义军首领吴汤兴中炮牺牲,吴彭年英勇战死,刘永福黑旗军的精锐七星队三百余人也壮烈殉难,彰化失守。云林、苗栗亦相继沦陷,义军首领徐骧带领余部数十人杀出重围,退往台南。

  接着嘉义告急,刘永福命令黑旗军统领王德标迅速率领所部七星队北上增援,又派部将杨泗洪节制前敌黑旗军各营及各地义军密切配合,并亲赴嘉义前线坐镇指挥。杨泗洪在嘉义附近推行“联庄法”,各路义军协力作战。因而连获大捷,杀敌近千人,并相继克复云林、苗栗,反攻彰化。但黑旗军和义军在连续苦战之后,断饷缺械,刘永福派人回大陆求援,清政府不但不予接济,反而将内地募捐援台款项强行扣留,并下令严密封锁沿海,断绝对台增援。刘永福痛心疾首,发出“内地诸公误我,我误台民”的悲叹!

  1895年9月11日,日本又派第二师团增援台湾。在其海军的配合下,于10月8日,疯狂地进逼嘉义城。守将王德标在城外暗埋地雷,炸死日军七百多人。其余仓惶溃退,半路又被伏兵截击,死伤甚众,近卫师团长北白川能久中将亦重伤毙命。翌日,日军用大炮猛烈轰击,城墙崩塌,日寇拥入城中。王德标率领黑旗军和义军战士与敌人展开巷战,终因势孤力弱,只好退到台南曾文溪一带。 

  10月15日,日舰进攻台南东南的打狗港。刘永福的养子刘成良率军多次打退敌人的进攻,后来守卫炮台的兵士饥饿不能战,成良退守台南。这时,据守曾文溪的黑旗军和义军将士,在王德标、徐骧的指挥下与日军展开白刃格斗,徐骧阵亡,王德标不明下落,台南最后一道防线失守。

  日军攻占曾文溪,立即调集海陆精锐部队,夹攻台南城。10月18日,刘永福召集部将会议,商讨战守之计,未得结果。次日,日军大举进攻安平炮台,刘永福亲手点燃大炮,轰击敌舰。当晚,日军攻城益急,城内粮尽弹绝,在艰苦的恶战中,士兵饥疲力尽,至不能举枪挥刀。当时城内秩序混乱,刘永福欲冲回城内,部众极力劝阻道:“各路倭兵大至,此城万不可守,请公去。”刘永福见大势已去,仰天椎胸,呼号恸哭说;“我何以报朝廷,何以对台民!”当天深夜,刘永福带领刘成良等十人余乘坐小艇,然后搭上英国商船“迪利斯”号内渡厦门,21日台南陷落。台湾全境被日寇占据。

 

生平重大事件
 
  1857年,刘永福加入了广西天地会领导的农民起义军。后来其领导的黑旗军是天地会的一支,以七星黑旗为军旗,故称黑旗军,基本成员是贫苦农民。前期主要军事行动为抗击清朝统治。19世纪60年代移到滇越边境一带,逐渐扩充到两千多人。 
 
  1873年法军侵入河内,刘永福黑旗军应越南政府邀请抗法。
 
  1883年取得纸桥大捷。中法战争爆发后黑旗军在越南的山西等地抗法,翌年,刘永福接受清政府给的“记名提督”头衔,成为清朝的官员。
 
  1882年4月,法国又进攻越北,直窥我国云南。刘永福率黑旗军三千人。两军相遇于河内西面的纸桥,刘永福见敌人在武器上占优势,决定采用伏击战,取得纸桥大捷。越南国王晋升刘永福为三宣提督,一等男爵。
 
  1883年中法战争爆发。8月,清政府正式对法宣战以后,收编了黑旗军,授予刘永福记名提督。
 
  1885年3月,黑旗军同云南农民,越南人民义军配合作战,取得临洮大捷,乘胜克复十数州县,战后,清政府调刘永福人关;     1894年甲午中日战争爆发后,清政府任命刘永福帮办台湾军务,率黑旗军渡台,驻守台湾。
 
  1895年《马关条约》签订后,台湾人民反割台斗争,刘永福率黑旗军与徐骧义军联合作战,黑旗军英勇
作战,绝大部分光荣殉国。
 
  1895年4月,李鸿章与日本签订丧权辱国的《马关条约》,刘永福和台湾人民坚决反对清王朝把台湾岛割让给日本。他孤军奋战,弹尽粮绝,后化装潜回大陆,晚年住在广东,于1917年病逝。

 

刘永福晚年
 
刘永福
刘永福
 
  刘永福的晚年,仍关心国事,体恤民瘼。1907年,钦州三那(那桑、那黎、那彭)群众在刘思裕的领导下,举行声势浩大的抗捐运动,刘永福对此予以同情和支持。1911年,刘永福加入同盟会,参加推翻封建王朝的反清斗争。辛亥革命胜利后,他应广东都督胡汉民的邀请,出任广东民团总长,不久辞职回家。1915年,袁世凯与日本签订了亡国灭种的“二十一条约”,刘永福义愤填膺,拍电谴责袁世凯卖国求荣,并表示,如果日本逞凶,他愿以老朽之躯充当先锋,与宿敌决一死战。一九一七年一月九日,这位威名远振的反帝爱国将领溘然长逝。享年八十岁。
 

 

刘永福故居
 
  刘永福故居名“三宣堂”,位于钦州市板桂街10号(古称下南关)。建于清光绪十七年(1891年)。是钦州市现存最宏伟、最完整的清代建筑群。占地面积22,700多平方米,建筑面积5600多平方米,大小楼房119间。除主座外,有头门、二门、仓库、书房、伙房、佣人房、马房等一批附属建筑以及戏台、花园、菜圃、鱼塘、晒场等设施。头门临江向东,有醒目的“三宣堂”大字匾额。刘永福当年援越抗法有功,被越王封为“三宣提督”,主管越南宣光、兴化、山西三省军事。“三宣堂”的命名是为了纪念这段光荣历史。门两边的对联是:“枝栖古越,派衍彭城”。 进头门,经过30多米的龙眼飘香过道,便是一座两层楼房的二门。门顶上原来悬挂着“建威第”的金字大匾,配以“恩承北阙、春满南天”的对联。二门内是开阔的广场。广场南面是一个巨大的照壁,上书“卿云丽日”,字迹圆润秀雅。
 
  主座在照壁北面,面阔三间,进深三座。前座门顶上有“钦赐花翎”的直匾,配以“天阶深雨露、庭砌长芝兰”的对联。门口高三米多,设二层门,外层是富有南方特色的“拖笼”,内层是几寸厚的格木板门,十分厚实。前座与中座之间是东西两花厅,西厅陈列有中央一级的党政军领导人及专家学者、社会名流的留名和墨宝,东厅陈列有前越南革命领导人黄文欢、英国驻华大使柯立文夫妇以及一些国际友人的题赠。两厅之间为天井。即有名的“拒贿庭”。据说中法战争结束后,刘永福从越南带回一件珍奇的战利品——被黑旗军击毙的法军首领李威利的头发。法国人知道后,专门派人携重金到三宣堂企图高价买走这撮头发。刘永福不为重金所动,就在这个庭院里对来者严词训斥,那人只好灰溜溜地走了。
刘永福故居
刘永福故居
 
  过了“拒贿庭”便是中厅。厅内壁画、木雕琳琅满目,内容有名山大川、亭台楼阁、奇花异草、彩凤仙鹤,还有牧童樵夫、仙翁神女、圣贤豪杰、武将文仕等,中厅左右是对称的二层楼房,西面是刘永福的卧室。家具中有个独脚小茶几,脚座为品字形排列的三个狗头狗爪。原来刘永福爱养狗的习性也反映在家具上。  
 
  后座为祖厅,是建筑群中最高的一座,叫“请缨堂”。这是当年刘永福反对“二十一条”,请缨抗日的地方。民国四年(1915年),袁世凯接受日本提出旨在灭亡中国的“二十一条”。刘永福听到这消息后,不禁义愤填膺,立即通知全体家人并家庭教师集中祖堂,“抗电北庭,请缨与战。”并表示,如果日本逞凶,他愿以七十九岁高龄的“老朽之躯”充当先锋,与敌决一死战。
 
  后座陈列《中法战争历史文物展览》,展室10个,展出面积共1000多平方米,分中法战争概况,黑旗军(刘永福所部)的抗法斗争,萃军(冯子材所部)的抗法斗争等三个部分。主要展品有:大清光绪皇帝及越南嗣德帝赠刘永福父亲的诰封碑,刘永 与主座并列的一座占地1500平方米的谷仓,群众叫它“济民仓”。谷仓一排10间,建筑面积300多平方米。这是刘永福在灾年主座西侧尽头有一列平房,是刘永福的书房。

 

名人评价
 
  “余自小即钦慕我国民族英雄黑旗刘永福!”——孙中山  
孙中山先生的评价
孙中山先生的评价
 
  “为数千年中华吐气”的“义勇奇男子。”——清·湖广总督张之洞
 
  “将军英勇无比,堪称北圻之长城。”——越南·北圻督统黄佐炎
 
  “刘永福“这些人的英勇气概实在是太神奇了!”——法国孤拔上将
 
  刘永福“真乃高人一筹,诸统领莫及焉!”——清·直隶总督李鸿章  
 
  刘永福“为越南之保障,固中华之藩篱,其功亦伟矣!”——清·兵部尚书彭玉麟  
 
  “钦州渊亭,国之宿将!”——民国总统黎元洪